日期:2006-10-08 00:48:25
昨晚十点,贴上去,至此,《青麒》全部写完了。
7月11日开始,到9月21日结束,一共两个半月(还不到),三十万字(超过了)。就在昨天夜里,在打上“全文完”那三个字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沉重的东西,“咣当”一声,自心里坠落在地上。
如果说起初刚刚写完的时候,我还“为之四顾,为之踌躇满志”,那么到现在,我却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^^;;
每个人,有他自己的生活轨迹,有他的文化素养和特殊经历,看事情,看文,感觉都不同,妄图用自己的观点去说服他人,即便是我这个作者,做这样的事情也是徒劳的。
所以,原先准备好的那一大篇也就不写了,只想强调几个事情:文中,很多漂亮的段子是白肉写的,多谢她无私的奉献,把她那么宝贵的天分借给我,我并不是天性适合写文的人,我的最大本事不过是搞出一个框架而已,细节方面却一塌糊涂,这是天生的弱点,不是我努力就可以改正的。这次青麒,又是求白肉帮了不少忙,可以说此文几乎是我和她一起写成的,因此我得多谢她。另外就是宁远,最后那段古文是她写的,《青麒》写作过程中,也和她讨论过好几次,这里也要多谢她的大力协助。还有一个就是香蕉,幸好有了在MSN上的两个月的倾谈,此文好多想法就是在那些调侃中成熟起来的。
最后,是给我最喜欢的那两个人的,也许到现在,我是真的端起属于我的那盏茶了。
我真心热爱的主上。
坦白的说,即便是我,到现在也依然弄不懂你,虽然是如此热爱你的我害得你如此。但是请你相信,任何一个残忍的时刻发生的时候,我也是流着泪的……
再就是台辅。
是我硬着心肠让你梦醒的,拿鲁迅先生的话来说,我所做的是世间最残忍的事情:把一个无路可走的人从美梦中唤醒。对不起,台辅。
两位,多谢这么久陪伴我,如果可以,让我拥抱你们俩一次吧。这么炎热的夏天,这么沉重的负担,在我被黑格尔和康德们压迫得眼前发黑的时候,是你们两个让我觉出一丝心甜,让我觉得这世间,毕竟还是有热烈的、永不熄灭的情感存在的。